空河

沉迷学习,日渐消瘦。

Dreamer Jane:

跨年那天晚上,

凌晨三点多,

晃荡在空荡街道。

冷冽的空气,能看到自己呼出的道道白气。

笑啊跳啊尽像个疯子一样。

幸好那个人没有嫌弃你,还跟你一起疯。


这座陌生冰冷的城市,

从来没想过要看它空寂无人的模样。

之前做兼职,夜里十点多搭着公车回学校,

无穷无尽的汽车味,来来往往陌生麻木的脸,

千篇一律找不到生命的楼房,

还有那些在黑夜里突兀闪烁的霓虹。

总觉得霓虹如何绚烂楼房如何高耸都与我无关。


就像一个流浪的人。

住在这座城市但从没有属于过它。

只是一个旁观者。

宁愿自我边缘化的旁观者。


有一回在等车的时候,

边上有流浪歌手抱着吉他唱《外面的世界》。

站在一旁静静听,他的歌声,他的表情,

唱出的,是好多的一言难尽。


那天我的日记有一句话,

「霓虹再璀璨,也照亮不了夜行人的归路。」


后来跨年那晚,我们牵着手在夜色中行走,奔跑。

却觉得那些霓虹那些车灯,都像是星星一样的存在。

没有它们,世界安静依然。

有了它们,世界可热闹可疯狂。

有没有都无所谓了。


最重要的,是身边这份可感的温暖。


半年前,坐在摩托车上飞驰一夜后,我写下一句,

「有没有人愿意带你飞,飞越所有霓虹的喧嚣。」


现在我知道答案了。


时间总会告诉你答案。


评论
热度 ( 219 )
  1. wzj&wjl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雨后空气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🚸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君子不器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  总以为经历了足够了 成长的足够就不会觉得痛了 但是似乎永远不够

© 空河 | Powered by LOFTER